慧聪变频器网

业绩屡创历史新高,西门子全球CEO为何仍“被炒”?

http://www.bpq.hc360.com2014年01月15日10:49 来源:中国机电工业财富网T|T

    全世界的商业史上或许都没有比罗旭德更“冤枉”的CEO了。

    2013年7月25日,西门子发布公告称将无法实现2014年运营利润率达12%的目标。一天之后,西门子突然宣布将提前四年解聘其全球CEO彼得•罗旭德。据此,媒体纷纷猜测业绩不佳是其遭解职的主要原因。

    然而,真的是这样的吗?

    纵观罗旭德在任的六年,西门子的运营利润以及净利润都是大幅度提升。2010年和2011年,西门子的运营利润更是连续两年创造了其165年历史的新高。2012年虽说略有下降,但运营利润仍处在历史高位。

    如果单从盈利能力上讲,罗旭德可谓是西门子历史上所有CEO中表现最优秀的一位。然而让人不解的是,这样一位盈利能力极强的CEO却也成为了西门子历史上第一位被提前解职的CEO!这又是为什么呢?

    在探寻答案前,让我们先来认识一个“不太为人所知”的西门子,一个——

    “不怎么赚钱”的西门子

    多年以来,在中国工业领域有这样一个现象:为数众多的企业在其愿景中写道:“要成为中国的GE、西门子”。看得出,对于这些缺技术、少品牌的中国企业来说,它们无不强烈的渴望着从中低端产品价格战的泥沼中走出来,构建自己的核心技术和品牌,能够像GE和西门子一样立足于高端、牢牢占据金字塔的利润塔顶,进而赚取超额利润。

    然而,放下GE暂且不论,此前或许很多人都没有注意到的一个事实就是,高端、大气、上档次的西门子其实一直就不怎么赚钱!

    如图一所示,在1992~2001年这十年间,西门子的净利润率大多数年份都在5%以下,十年间的平均净利润率也只有2.87%!还如图所示,在2002~2012年的最近十一年间,虽然西门子的净利润率较之前大幅提升,但是其年均净利润率也只不过4.76%。即使与为数众多的缺品牌、少技术的中国企业相比,这个利润率也实在太低。

    

    为什么会这样?难道几十年来西门子都是盛名之下,其实难副?

    这么想很可能也误会了西门子。如图一所示,西门子近20年来的毛利率基本稳定在30%左右。(从西门子的财务报表中看,毛利润似乎等于销售收入减去生产成本。其中生产成本包括材料采购成本、物流成本以及生产人员的工资和福利)。如此高的毛利率也就说明西门子的产品及服务在市场上具有差异性,客户愿意为其支付较高的价格,这也基本符合我们对西门子产品高端、大气、上档次的印象。

    那么,又该如何解释西门子高毛利率、低净利率的反差呢?(作为西门子最大的竞争对手,GE却没有出现这样的反差,近二十年来其年均净利率超过10%,是西门子的好几倍。)

    这背后的原因可能很复杂,但其中之一或许和传统德国公司的治理理念不无关系。就如你我早已知道的那样,虽然说工会在美国是一种不容忽视的力量,但总体上来说,美国近二十多年来的公司治理理念主要是股东价值至上。由此而来的是绩效管理、高分红以及高管的巨额股权激励,进而在公司中形成了一种鼓励关停、并购和裁员的文化。这种文化在GE身上体现最为明显。杰克•韦尔奇在GE上任后五年内就裁掉了10万员工,占总员工数量的1/4。同时还关停和出售了大量的业务部门,其“数一数二”和“末位淘汰”的理念也就是在那时广为人们所熟知。

    然而在德国,正如欧洲管理大师弗雷德蒙德•马利克所言,正确的公司治理必须无条件的针对企业现在以及未来的市场竞争力,而不是其他;高层管理者正确决策唯一有效的指标是顾客效用和竞争力,而不是股东价值至上或者说其他利益群体的平衡。传统上,不少德国企业特别是为数众多的家族企业遵循的理念都与之相近。或许,这也就是德国百年老店特别多的一个原因。

    当然,马利克的理念是一种理想的状态,现实要远比这复杂的多,且总是夹杂着股东、员工、管理层、供应商、银行等企业相关各方对利益的追逐。尽管如此,相比于美国企业,德国企业总体上并未把股东价值看的那么重,而更倾向于考虑相关利益群体的平衡。

    在德国,员工的影响力要比美国工会大的多。德国企业中的最高权力机构是监事会,管理层的认命以及重大战略的决策都是由其拍板。而德国1976年颁布的《共同决定法》规定,拥有2000人以上的大企业中,职工代表和股东代表要各占监事会的半数席位。(监事会的决策采取投票制度,除了监事会主席外,其他人都是一人一票。为了避免无法做出决策,监事会主席一人享有两票的权利。)

    如此一来,德国企业中员工的利益就几乎被放在了和股东利益平起平坐的位置。员工福利不断的增加变得习以为常,裁员也就随之而变得困难。这种员工和股东共同治理的文化或许可以为我们解释西门子高毛利、低净利的反差提供一种可能。类似的现象在德国其实并不鲜见,除西门子之外,比如说机床行业的跨国巨头吉特迈(以德马吉品牌闻名)在其140年历史上的最高净利润率也只不过4.3%,近十年的平均利润率尚不足2%。另外,像德国著名的企业宝马以及奔驰等,其净利润率在过去也鲜有超过10%的年份。

    西门子的危机

    长久以来,在众多中国人的眼中,西门子有着丰富的技术积累、成熟的组织架构和独特的企业文化。在我们的印象中,经过了160多年的洗礼,似乎西门子的一切都是卓有成效和不断优化的。然而,不为我们所知的是,西门子近二十年来正在轰轰烈烈的进行一场文化和制度上的大变革。一定意义上,这场变革其实是对其之前百年历史制度和文化的颠覆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这样的背景下再来看罗旭德的被解职,一切或许就会相对清晰起来。为了加深对西门子变革的理解,让我们还是先回到变革的前夕——那个风云变幻、波澜壮阔的上世纪90年代初期。

    当时日本经济正如日中天,美国也已经走出了上世纪七、八十年代的滞涨,迎来了新一轮的高速增长。更为重要的是全球化大势泰山压顶似的扑向了欧洲、也扑向了德国。当时的德国刚刚经历了两德的统一,经济出现了结构性问题,整个德国陷入了二战以来最大的一次衰退。

    为了促进经济的发展,德国政府推动了诸如将国企私有化、放松管制等一系列旨在提高企业效率和加强竞争的改革方案。这些改革发生在金融领域,也发生在实业领域——同时对西门子产生了巨大的影响。

    在德国历史上,金融机构往往通过参股的方式和实业企业结成利益共同体。

上一页123下一页

免责声明: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,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,欢迎转载,注明出处。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智能电网十大评选风电市场百强企业更多>>

慧聪市场